文化首頁 > 警界 > 文化
幽芳寄遠
2020-07-15 08:43 | 來源:河南省公安廳網站 | 作者:劉夢凝

 

前年春天的一個周末,朋友約我一起去山里撿石頭,他說山里蘭花此時也應該開了。他在電話里還特意解釋說,撿的也就是一些普通石頭,不是什么寶石。其實我當然知道大別山這邊多是普通的黃蠟石。只覺得聽他說這些話像個孩子,很可愛。說句心里話,他確實很單純,內心純凈得像個孩子,沉浸在自己書畫世界里,誰料,就是這么可愛的人,卻在去年冬天因心梗去世,帶著他未完成的夢。
那天石頭倒是沒撿到,卻讓我平生第一次見到了生長在山里的蘭草。我們穿過一片竹林,在一片長滿松樹的山坡上,地面被松針和枯樹葉覆蓋著,幾叢蘭草瀟灑地散落其間,葉修長,翠綠鮮亮,挺然直上,猶如秀發披垂,亦如利劍拔張,香氣濃郁純正。我被蘭的這股野性,這份質樸,吸引了。
朋友在山石崖邊也發現了幾株蘭草,已經開花了。我見他俯下身子,看著青苔,嘴里吟誦著:“苔花如米小,也學牡丹開。”大自然的一草一木,在他的眼里,是詩,是畫,他的每一幅書畫作品都是有靈魂的,我想他一定是在用生命去感受,用靈魂去詮釋。
我挖了一株沒有花的,開花的就讓它們在山谷里芬芳吧。山里的朋友說沒開花要它做什么,他說現在沒開,來年也會開的,果然讓他說中了,第二年春天那盆蘭花像得了某種感召似的,從草的根部悄悄伸出兩根綠色花莖,頂著兩個紫黃色的花蕾緩緩開放。一盆蘭花,就是一方風景,也是一種心境。小小的居室,因為蘭花的點綴,多了幾分雅致。我小心呵護著,每年花都開得特別旺。
蘭花,以花香清幽和其高潔的品格以及堅韌剛毅的氣質博得了世人的青睞,不僅畫家為之潑墨揮毫,文人墨客也爭相為其吟詠。
元代鄭所南畫蘭從不畫根,呈飄浮狀,人問其原因,他回答:“國土已被番人奪去,我豈肯著地?”鄭板橋,注重師法自然,他嗜好畫“亂如蓬”的山中野蘭。
“蘭花生于幽谷,不以無人而不芳;君子修道之法,不因窮困而改節。”這是幾千年前孔子對蘭的贊美,也是對自身的堅守,他做到了,為世人樹立了不朽的豐碑。屈原生前極愛蘭花,在《離騷》中,多處出現詠蘭的佳句。“秋蘭兮清清,綠葉兮紫莖,滿堂兮美人”,把蘭花喻為美人,君子。“谷深不見蘭生處,追逐微風偶得之。”蘇轍的詩句,意境深幽,不著一禪字,盡得禪意。
朋友是懂蘭的,他告訴我栽培蘭花的介質多以水草,木屑,樹皮,敗葉為益,蘭花在這種環境里枝芽會更加茂盛。我不禁感嘆,人們只知荷花出污泥而不染,殊不知蘭花根殖于腐質而不敗。
蘭花,帶著大自然的靈氣從容地走進城市,淡淡的生長、淡淡的芬芳,默默地詮釋著生命的淡然和從容。
我想,人生也應該像蘭花一樣,把自己活成一種屬于自己的方式。不爭不躁,閑散之時,讀著自己喜歡的書,寫點散淡的文字,彈彈喜歡的曲子,讓自己的靈魂在音樂里沉浮,在書香和蘭香里芬芳。
 ?。ㄗ髡邌挝唬汗淌伎h公安局)
天津快乐10分杀号预测